bet356官网投

TOP

走进菜园
2018-04-03 15:45:53 来源:本站 作者:钟小巧 【 】 浏览:396次 评论:0

那天,父亲打电话来,让我下班后去摘菜,说母亲种的菜长得盛,别烂在地里浪费了。

母亲种的菜,主要供应我家。我是四兄妹中唯一没有远离父母的,虽住在县城,却在娘家的镇中学教书,离娘家只有三四里路。每隔两三天,母亲就打电话来让我去拿青菜。是拿,而不是摘。母亲已摘回来,一直如此。

可这次母亲要离家一段时间,因为住在深圳的儿媳妇生二胎了,要去照顾。母亲先前种下的菜,正蓬勃生长着。父亲年迈,也不擅摘菜,所以让我自己摘。

我有多久没干过农活了?又有多久没走进菜园了?我不禁自问,突然感到有些惭愧。这个菜园,是村里统一分的自留地菜园。曾经那么熟悉,如今却是那样陌生。如果不是父亲事先告知我自家菜园的标志,我恐怕摘到别家的菜了。

母亲种的菜,有白麦菜、通心菜、芥菜、苋菜,红红绿绿;也有豆角、茄子、苦瓜、丝瓜,串串累累。记得小时候,家家户户都种这些菜,一畦畦,一片片,整个菜园,一年四季,都是青青翠翠、蓬蓬勃勃的,甚是养眼。而今,“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”。偌大的菜园,草比菜多,萋萋野草,肆意蔓延,跟山沟里被遗弃的水田一个样。这些土地的主人,或全家迁往大城市,或只有留守老人和小孩。劳动力的远走或缺乏,致使土地全被弃,或选择性抛弃。母亲和村里其他老人一样,选择了近水的、松软的、肥沃的几畦自留地,种上时令蔬菜,每天清晨或傍晚,去浇点淡淡的尿水,撒上薄薄的石灰粉。她们也深知化肥农药对人体有毒害。这些菜虽长得不如大棚菜娇嫩肥美,但经阳光雨露滋润,任其自由自在地生长,菜味是那么分明而鲜美,就像农家女孩,越看越有味。

母亲种的菜,在这个菜园里算是鹤立鸡群了。种类较多,长得也较盛,我不禁窃喜。时值晌午,菜园空无一人,只有火辣辣的阳光,只有唧唧虫鸣,天蓝,地绿,泥土芬芳,空气清爽,诗意盎然。可是不多会儿,诗意顿无,悲从中来。我竟穿着短袖及膝连衣裙,走进菜园,走在青草没膝的田埂上。想想,内里是农民,外表却装城里人,又踩在泥土之上,那是多么不伦不类啊,甚至滑稽可笑。连蚊虫都看不惯我这副做态,把我当作众矢之的,这个叮一口,那个蜇一下。我的脸蛋、耳根、颈项、手臂、膝盖直至脚踝,凡裸露部位,尽是红点,奇痒难耐,以致打了3天点滴才消肿止痒。

我走进菜园,不是种菜或浇菜,需要很长时间,而是摘菜,十几分钟而已,却被蚊虫围攻得落荒而逃。父亲见状,既心疼又觉好笑,说我是久不沾泥土不接地气的缘故,蚊虫欺生。仔细一想,还真是,自师范毕业教书后,我已二十多年没走进过菜园,更别说干其他农活了。母亲认为我是“公家人”了,每次回家,都待我如客,不让我沾半点泥土,干半点农活。

母亲不在家,我应该常常走进菜园才对。


Tags: 责任编辑:wxzx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收藏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想我不够爱你
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