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56官网投

TOP

卖货郎阿滚
2018-04-03 15:36:56 来源:本站 作者:钟小巧 【 】 浏览:382次 评论:0

叮叮当,叮叮当,

鸡毛鸭毛熟塑胶,

烂铜烂铁烂锑煲,

快来告(换)钱告糖条。

卖货郎阿滚,肩挑货担,手敲铁钟,口喊畲话(即畲族话,属客地话分支),又来到了钟村。

钟村的小伙伴们,如鸡听到叫食般,呼啦啦地,从四面八方飞奔而来,团团围住阿滚。阿滚铜铃眼珠子滴溜溜地转,慢慢放下货担,手背一抹络腮胡子,蹲下来,掀开箩盖上的油纸,谷芽糖便暴露无遗。引得小伙伴们像苍蝇一样,目光被黏住了,口水流下一串又一串,个个争先恐后地交出烂胶鞋、牙膏管、鸡毛、残锑煲等等。阿滚却不急,一板一眼地,用铁钟切割谷芽糖。一手交物,一手交糖。什么物,换多大块糖,阿滚心中有把秤。但小伙伴们对阿滚的心秤并不服气,嘟嘟囔囔的。谁不希望阿滚能给大块点儿的糖呢。甜甜糯糯,丝丝扯扯的谷芽糖,做梦都在咂吧咂吧地吃。

可最不服气的,要数阿哥了。

阿哥知道阿滚来了,兴奋得上蹿下跳,在家里东翻西找,可找遍各个角落,也没找到能换糖的废品。突然,阿哥看到天井那个鸡兜,灵机一动,有了,铜盆子。太老旧了,曲曲扭扭不成形,斑斑驳驳变青色。所以,阿妈拿它做鸡兜(鸡食槽)了。阿哥把铜盆子交给阿滚。阿滚翻过来转过去,好一阵端详,问,真卖?卖。好吧,不亏你,一块糖,两吊钱。

但阿哥觉得亏了,要求再加一块糖。阿滚不理睬,继续下一位的交换。待全部交换完毕,阿滚用手背一抹络腮胡子,挑起货担走了。

阿哥不服气,不甘心,嘟起小嘴,远远地跟着阿滚,大声念:阿滚哥,今年三十多,还唔打算娶老婆,面腮生毛背又驼。

阿滚掉转头,铜铃眼珠子似乎要迸出来了,满脸胡子也一颤一颤的,那样子,活像《水浒传》的李逵,气势汹汹的。他要追打阿哥,可迈开一步便停下,并没真追打,只是咬牙切齿地说,你妈是谁?叫她好好管教。

阿滚停,阿哥也停,阿滚走,阿哥又念:阿滚哥,日日走鬼卖唔多,一高一低打洒箩,毛钱赚来又犯傻。哈哈,哈哈……小伙伴们哄堂大笑,跟着阿哥念起来。

阿滚,身材还算高大,可肩膀左高右低,驼背,胡子拉碴,衣服也邋遢,一脸凶相。但小伙伴们并不怕他,一不服气,就拿不知谁编的打油诗对他开涮。他似乎不计前嫌,心情好时,还会拈些谷芽糖碎末送给小伙伴们吃。

这天傍晚,阿妈收工回来,发现鸡们还在天井里咯咯叫,原来,那个铜盆子鸡兜不见了,鸡还饿着。阿妈质问阿哥,阿哥支支吾吾的,把两吊钱交给阿妈。阿妈把钱一扔,气不打一处来,揪住阿哥推到阿爸遗像前,跪下,说,作孽啊,这个败家子,把传家宝卖了,都怪我没教育好。阿妈顺手拿起供桌上的竹鞭子,往阿哥身上抽去,抽着抽着,却抽在了地板上,咻咻作响。阿哥没哭,阿妈却哭了,号啕不止……不知什么时候,阿滚来了,没有挑着货担,只拿着个铜盆子。阿滚把铜盆子放在供桌上,说,不怪孩子,是我贪。不知道,他是说给阿爸听,还是说给阿妈听,反正,阿妈不哭了。

后来,阿滚成了阿哥的后爸,落户钟村。

再后来,阿哥也成了卖货郎,不过,不是像阿滚那样走村串巷的卖货郎,而是超市的大老板,村里,镇里,县里,十几家,连锁超市。


Tags: 责任编辑:wxzx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收藏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 
上一篇那些年,我们一起唱过的客家童谣 下一篇不能说
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